二零一九

摘录些二零一九年写过的文字。

也曾想过用一句话总结这一年,还挺困难。记得我曾形容2018是奇特的一年,那么2019又是什么样呢?走了哪些路呢?值得去纪念么?

网易云显示这一年我听过最多遍的歌是「起风了」。哈哈,想起当时和大腿在宿舍做毕设、去丁老师那里开组会,一直单曲循环呢。后来乘大巴回本部参加毕业典礼的路上,我的耳机里也是「起风了」。

从前初识这世间,万般流连,看着天边似在眼前,也甘愿赴汤蹈火去走它一遍。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也沉溺于其中梦话,不得真假,不做挣扎,不惧笑话。

岁末脑子里忽然响起一个旋律,朴树的「清白之年」。如果让我早一些听到这首歌,恐怕今年听过最多遍的歌就要换了。

人随风飘荡,天各自一方,在风尘中遗忘的清白脸庞。此生多勉强,此身越重洋,轻描时光漫长低唱语焉不详。

就是这样。2020,有梦想,有朋友,有精彩故事。加油。

(正文开始,按时间排序)


我非常希望优秀的自己和同样甚至更为优秀有志向的当代青年一起为把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而努力。


对知识进行分类归纳和整理,力求降低知识系统组织的复杂度,提高不同知识之间的互联水平与迁移能力,形成自己的知识系统,从而为更有效果的学习、应用、创新做充分准备。


但是如果我们不能站在一个尊重事实的角度上发言,我们很可能帮倒忙,甚至会伤害到那些真正为了让这件事得到公正处理而努力的人。

通过身边的这件事,我大概看到如今的“群情激愤”是什么样,也许与几年前几十年前没有什么两样。当然,理性的声音应该比以前是多一些了。另一方面,面对背景复杂不一的大众,是否应该毫无保留地没有缓冲地给出所有事情的真相,我觉得是一个值得讨论的事情。就像我们这次事件,你会发现最初自己的理性支持已经被大众带跑偏。这个时候,舆论似乎已经不是当初发出理性声音的学生能够控制的——社会依旧是谁的嗓门大谁的故事新奇就趋向谁。


接触全新领域的好处是,你需要学习很少前人留下的东西就可以开始创造。当然,一般来说,后人将要学习你创造的东西。

在没有老师带的情况下,在最开始应该尽可能多地接触这个领域的方方面面,to have a overview。一开始不要孤军深入某一个细节领域,否则可能进入死胡同,花费大把精力。


最近一两年,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从事计算机行业的人能够获得高薪,或者说被普遍认为能够获得高薪?计算机技术本身做了什么?它并没有像实体经济那样生产实物。我的思考结论是,它极大地提高了社会生产力,它为其他行业赋能,也正是因此,从事计算机行业的人能够获得高薪——就目前虚拟现实、脑机接口还并没有那么发达的情况来说,人类仍然依赖于现实世界的需求和体验,但计算机行业大大提升了其他行业的生产力,因此,它非常重要。如今的程序员就像汽车普及时的司机一样。同样地,AI技术也是如此,或许我们称它为机器学习更合适,在具有自主意识的AI出现之前,我们可以说,机器学习技术本身大大提升了其他行业的生产力。现如今,几乎所有有条件的孩子到了一定年龄,都会去考驾照,几乎所有有条件的学校都会尽早提供计算机基础课程,那么,如果我们认定机器学习就是下一个革命性的事物,我们就应该主动去学习机器学习。这不是哪个职业会不会被淘汰的问题,而是不同时代对于个体的资源供给与能力要求的问题。


今早读到颜真卿《祭侄文稿》在日本展出的消息,又了解了该作品的创作背景和台湾博物馆送交日本方面偷偷摸摸的过程,恍惚间泪水溢出眼眶。先祖章之:子孙保之。如今子孙不肖,令人愤慨。


有时我会突然想要和自己和解,想摆脱当前的各种桎梏和人设。


“和解”同样是件很难很难的事,经历过的人才会懂得。所谓大智若愚举重若轻,真的是在你远远超过过去水平或者实现了某方面梦想之后,你回过头来发现不过如此的一件事。向前看的时候,万丈深渊;向后看的时候,云淡风轻。也只有这样,你才会和自己和解,因为你知道自己真的已经跨过这道坎了,而不是所谓的阿Q精神。你健身你运动,你发现自己长高长壮,再也没有人能够随便欺负你了,这时你和弱小和解;你勇敢你倔强,你发现自己从未因为没做某事而后悔,你有的只是不尽人意的遗憾,这时你和懦弱和解。


我的喜乐,你要等着我啊。


为学日增,为道日损。

No one is coming. You are responsible for your life.

God,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I cannot change, th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change and the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Whether you think you can or can't, you are RIGHT.


希望自己不要变得虚荣冷漠。要努力奋斗,去关心,去爱,去珍惜,去认真地生活。


有时候觉得人生无比美好,有时候觉得人生无比操蛋。那你说,人生到底是美好还是操蛋呢?


我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了南京,有一种想在那里终老的感觉。也好,这样一来,便可以在此之前尽情奋斗了。


我忽然有一种很沧桑的感觉。看到楼,就想到“拒绝平庸,追求卓越”的校训。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感觉自己辜负了母校的培养和期望,因为自己现在还一事无成。

过完年,想回趟外高,又不太想回外高。真的,这么些年在外,我觉得自己已经变了好多。现在,无论是过往的快乐还是遗憾,都必须封存起来,继续赶路。


我看着眼前这个女孩,被吸引住了。女孩年纪和我差不多大,或者稍微小一点,穿着很朴素,很干净,当然,也很好看,齐刘海,很清秀的那种好看。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当我看到那个女孩的时候,我忽然那么明显得察觉到自己现在的虚荣和争名争利的欲望。那个女孩身上的美好和宁静,以及她住的地方,都让我一下子觉得生活就该是这样简单。为什么要那么累,想那么多?为什么一定要在名利上费尽心思?

我已经发现自己的虚荣心,它由来已久。我想要改变,尽管这并不容易。

我希望自己能够一直是一个简朴干净的少年。


我忽然想到一个假设:精神病人的存在是否说明客观世界是感官意识的结果,也就是所谓的我思故我在?大部分人的感官接口都是一致的,但是少部分人的出了问题。另外,也许还能够和“薛定谔的猫”——量子理论联系起来?当任何一个观察者去观察(测量)量子纠缠时,波函数就坍塌了,也就是说“观察”本身是具有我们目前尚未可知的意义和影响的。另外,在相对论中也有不同参考系的选择问题。这些东西会有内在联系吗?


带不走的留不下,留不下的别牵挂。


有时候,还挺羡慕小时候的自己,没多少钱买书,也接触不到那么多的书和那么大的世界。如今看来平淡无奇的书在那时候都被我视若珍宝。

是的。有些东西,我宁愿它不丰盈,我宁愿它就唯一一个。

拿得起,放得下。成长和奋斗的过程就是不断拿起的过程,也是不断放下的过程。后者要稍微慢一点——当你真正拿得起以后,才会甘心放得下,才会舒心,因为放得下而获得一份宁静。

奋斗的路上,我想提醒你,要区别“积极进取”和“贪心”。“积极进取”往往包含着平衡之术,“贪心”则是在某些方面没有限制的企图。从一生的尺度来看,时间是有限的,精力也是有限的。“积极进取”是生活平稳向前、愈加精彩的助推剂,它也许会让你暂时舍弃其他重要的东西,但并不完全舍弃,从而造成遗憾;“贪心”则会让你觉得,你似乎占有了很多东西,但实质上,这些东西是你牺牲了太多其他因素交换而来的,如时间,如健康,如亲情,如陪伴。当你老去、回顾一生的时候,你会因为曾经奋斗过而心满意足,也会因为曾经贪心过而心存悔恨。


组会开了很长时间,我们还得知今年的毕业设计时间缩短了两周。这样一来,就需要更加勤奋了。我喜欢这种感觉。


埃塞俄比亚飞往肯尼亚的客机失事,一百五十多人无人生还。机上乘客来自三十多个国家,还有八名中国人。


不要陷入低效率无脑碰运气蛮干状态。


一年之中四个季节,总会有对应的某一天——到了这一天,你会一下子意识到,下一个季节来了。

旷怡亭口占

流转知何世,江山尚此亭。
登临皆旷士,丧乱有遗经。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长空送鸟印,留幻与人灵。


晨。窗外阴,转而大雨,偶伴雷声,转而雷声轰鸣。


这威士忌喝起来真的不是在喝油漆吗?!

耐心和毅力,以及不灭的爱,是赖以生存的基石。


我要你恢复曾经的作息,我要你锻炼身体,我要你不要被别人的生活所影响,我要你热爱你正在做的事情,我要你在休息时仰望星空,而非猜测别人的想法,关心无关紧要的事。

从过往经验中我发现你总是会在重要的时刻顾左右而言他或逡巡不敢前进。没有什么可以让你失掉自信。

漫漫人生路上,感谢这样一本书,让我明白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掌控自己的命运。

书买回来是要读的。而且,我愈发觉得从你买它回来那一刻起,有一个有限的窗口期。过了这个窗口期,你再想起来去读它的概率就小多了。可是你想啊,在这个窗口期内你真的是没时间读吗?你还不是有大把无所事事、甚至自己都觉得无聊的时间。

读书真好啊,你只需要坐在那里,全然不顾外边的世界,就可以在脑子里像放电影,不,像亲自去到那个平行宇宙里边,做一个上帝视角的旁观者,看尽一个世界的流转。


我们做的事情很大程度上是为了“降低复杂度”。


当然——我忽然想到——我们也必须意识到父辈们在他们时代背景下的局限。他们或许已经给了我们最好的一切,其他心有余而力不足或真的没有意识到的东西就不可苛求了。


这样的时光真的很美妙。高中、初中,当时或许我应该也有过这样的午后。再往前,可能不会了。不,初中可能也不会有。那时我还不太会独处,一个人无法维持这一方天地中的快乐。

从我的感知上来讲,你这种随便的态度由来已久。其根源在于害怕竞争,害怕失败。好像这倒是体现出你与世无争的态度,其实屁都不是。

话不多说了。我们之间的讨论已经够多的了。你现在的状态处于一个向上走的趋势,这不错。但是,过程中的瑕疵疏漏我也必须给你指出来。一个人行于世,最难得的便是坚持他自己的原则。无论风雨,荣华富贵,不动摇。这样的人,才是你真正正正想要成为的。


很明显,我们不应该奢求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太多事情,而是应该尽力把做的每一件事做到最好。这是多么浅显的道理啊,但是由于贪婪,我经常意识不到。


你从现在努力,你知道为时不晚。


你必须将你的能力,你的想法,你学到的东西和你的思考所得,输出出去,去实践,去交流,去帮助别人,去影响这个世界!你不可以只学习、只吸收!你一定要去交流,交换,相互促进。从另一方面讲,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必须去做些事情,才不辜负你的能力。也只有去做些事情,一直去用心做些事情,你才能学得更好。一味的“学习”,而不行动,只是一种蒙蔽——这件事很简单,让你很有安全感,仿佛一直学习生活就会变好。不是这样的。你必须去与他人交流,去应用自己的能力。只有这样,你的世界才会越来越大,你的学习才有意义,你才会有更大的动力,才会有更大的胸怀和更广阔的视野。你必须把自己置于广域网中,而非局域网,更不能是host-only。


就在刚刚,火箭的犯规战术在比赛最后 2.9 秒失效,终场哨响,听完赛后记者对库里的采访,”command + Q“ 结束掉腾讯视频。窗外还是那片菜地,回过神来,我忽然有一种奇特而又熟悉的感觉——自己的同济五年至此结束。


好吧,其实昨天我还喝了一点点 Jim Beam,出去买东西的时候,走在那条走了无数遍的路上,我抬头,望见树枝头的影子和夜幕下飞机的闪光。我知道,不久之后自己要离开这里了。忽然有点凄凉。


每个人总有自己的方式与一座城市道别。


今天早晨我去图书馆,把我借的书都还了。这应该是 the last time 了吧。


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之前人生的很多时候都很急,像赶场,赶完一场接着一场。


不要在你梦想的人和事物面前顾左右而言他。


李腿在微信上告诉我他明天8点过来。我明早9点从嘉定离开,离开前还能见一面,因此我又很高兴。


在押一付一缴纳租金、搬入新的房子后,看着清零的余额宝,我迫不得已开启花呗。这时,我忽然有种感觉:我似乎理解了父母。我还有一种感觉,看着同住一栋楼的形形色色的人们,很显然自己已经从鱼缸进入大海。自己的清高、傲慢和自以为优雅,完全建立在象牙塔内,而父母已经在“大海”中生活几十年。人生前面的好多年,我和父母并没有活在同一个世界。他们用自己的力量将我托举到象牙塔的鱼缸内,而不必在大海中面对各种艰难的情况。


Everyone has his or her own farewell to one city.

感谢李腿冒这么大的雨送我到车站,祝各位前程似锦,我们后会有期。


平安真的是最难得的一件事,那些逝去的人们在3、4点的时候不会想到,冥冥中注定,他们的生命只剩下一个小时,而7月19日是他们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天。“活着活着就死了”,这个世界真的是这样。


忽然很想念同济,想念四平路和嘉定。那些炎热和寒冷的日子,那些雨下一天一夜的日子,那些共聚和孤独,那些快乐与伤痛,那些坚持与放弃,那些梦想和空想,仿佛散落的一页页被装订成册。如今在另一座城市,在一场阵雨过后重新奏响的夏日蝉鸣中,在房间里翻开这本书,才发现它们已经是你走过的路。它们是你已经走过的路。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我也明白。身在南京,没人催你。催你的只有自我的约束好强加上那一点浮躁的心。只是这种浮躁往往会诱惑你走捷径,而捷径往往是战术层面的近路,战略层面的远路。目光短浅罢了。


嗯,我想把生活的复杂度委托给现代科技。


而我没有好好把握那些年,总在抱怨和自我怀疑中耗费本应彩色斑斓的年华。也许打肿脸充胖子我还能说一句不后悔,可我真的有太多遗憾了。


所以,你真的不见得比别人更拼啊。


这个时节,便是白露。“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的模式还未开启。依然树林阴翳,不过也的确没有了上下交响的蝉鸣声。


然而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我真的很喜欢这种旅行。没有什么花哨,只是穿梭在一个陌生城市的巷道里,看当地人如何生活。仿佛时空交错,无论他们或急或缓,你总是以随心所欲的步伐漫无目的地行走着。观察,思考,回味。想起,忘记。似曾相识,喟然长叹,心满意足。


细节总会逝去,除非用文字记录。但是,太多的细节反而会让你的回忆缺少优雅和美感。我是自己的史官,但目的并不是为了让所有东西在未来都可考证。细节让经历熠熠生辉,过多的细节让回忆流于琐碎。


这个时代,让机器像人,但人不必像机器那样。人该有人的美好,虽然这些美好可能会在有的时候被认作低效、局限或软弱。但是无论对于个人的终其一生,还是对于同时代下许多人生命共同构成的时空长河来说,人、或表述为更广泛的——生命,是意义所在。

Per Aspera Ad As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