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高考

我家小彭友作。


早上醒来前做的最后一个梦是我站在高三教学楼顶层的平台上,看到楼下调皮打闹的高三学生们,对面教室墙壁上没有了提振士气的横幅。我当年一直认为这样的横幅应是被用在表白场景的,就像金燕西向冷清秋表白时那样,却没想到邓小平的治学与治国名言陪伴了我整个高三,不过我已经一字也想不起来了。还是那句话记得最清楚:“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周恩来”它被刻在初中教学楼一楼大厅里。

每年都会有一批同学在饱尝分数折磨的滋味后,登上高考战场,与昨天的自己进行最后一番较量。较量过后,无论胜负,都要和昨天告别,开始认识独立成长的新的自我。胜了,无论什么时侯回想起来都是令自己骄傲的,败了,要接受胜者喜悦的反羞,要重新定位自己和做出选择,要学会带着失败寻找下一次胜利的机会。

好在下一个胜利来得很快,也许是学到了自己喜欢的专业,也许是遇到让你心情放晴的可爱的人,也许是凭借机灵的思维和勤快的手脚赚得第一桶金,也许是圆了自己不圆满的梦。

人的生理和心理机制有这样一个功能,把令人快乐的经历放在活跃的潜意识区,把不愉快的丢进大脑深处封存,它会随着时间、境遇的好转得到美化,最终留下的是美好的回忆。我的高考曾经困扰了我许多年,让我害怕怀疑过、紧张忧虑过。今天,被我锁在深处的一段记忆在高考日重返梦乡,回味起来倒也是很有意思。

Per Aspera Ad As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