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大海中
润湿我干枯的笔毫
没写完的信全溶于水
字字溶于海
又能漂流多远

远方是一字长天
偶尔有几只飞雁
暗流涌动是风平浪静
深处没有光线

索性就此研海为墨
铺沙成宣
横竖撇捺是天地海石
一字一顿 铭刻永远

风乍起 惊涛拍岸
带走沙 留下执念

Per Aspera Ad As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