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浙行

一个月前我就在思考清明出行的事情。3号中午定了4号早晨8:15的高铁。从上海站出发,到苏州站。

我既希望一个人出行,又想和友人一起。我不想做决定,所以先订了车票,然后把车票信息发到我们的群里,跟他们说如果去的话,明早平江路见。

于是侯订了4号早晨安亭北到苏州的票,比我提前一个小时抵达;高则5号中午出发。

“扫墓请往北走。”苏州站出站后,广场里有这样的指示牌。然而家里没有扫墓的传统,上一次回老家洛阳宜阳,大概也是十年前了。父亲总对我说,我们和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住在同一座城市里,如今老人依然身体健康,我们得以尽孝,是莫大的幸运。如今在外求学,一年回家一两次,谈不上尽孝,唯有多打几次电话,多努力一些。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大抵如此。

很快,我和侯会和。我们出站,向北寺塔、观前街方向步行。在观前街吃完早餐后,我们坐地铁前往诚品书店。诚品书店较远,它所在的地方像是一个新CBD:写字楼、宽阔的马路、干净的街道,但没多少人。

4号下午,我们穿越苏州老城区。晚上,我们在观前街里吃臭豆腐、乳酪。

5号上午,我们前往沧浪亭。中午,与高在山塘街会和,但清明伊始,人太多,我们回到观前街。晚7点多坐上开往嘉兴的高铁。到嘉兴后雨非常大,我们乘出租车到万达广场,之后又到附近的锦江之星订了房间。晚9点多在美团上订了万达影城《头号玩家》的票。我陪他们二刷。

6号上午,我们在五芳斋吃了粽子,之后前往嘉兴南湖旅游景区。

6号下午,我们赶往嘉兴南站,乘高铁回上海。

毕业季的我们各怀心事。

旅途当中,我在信安班级群里看到班长发了两次关于领取学士服的事情。没有人留得住,即使像我这样多呆了一年,也不行。冬去春来,游人来了又去,樱花开了又落,时光总在催你打点行李,马上就要发车。无论之前经历了什么,精彩也好,平淡也罢,懊悔也好,幸福也罢,你将愿或不愿地奔赴下一个站点。列车外也许是大雨,也许是晴天,也许你的眼前弥漫着雾气,也许阳光会照进来。

年年岁岁清明时节,樱花树下总是新的游人。

问题在于,希望也在于,我的思绪和心情总是一分为二。一者如马识途先生的“韶光一去如流水,聚首京门尽白头。忽忆青春曾作伴,岂忘风雨喜同舟。”二者如毛润之“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曾经妙手偶得,在一个迷茫四顾的状态,拿出一个定心丸似的句子。又好像夜明珠,每当我处在迷宫中央时,都会拿出来看看:

我们必须做出选择,然后前进,或者后退。我们终将收获果实,或付出代价。

也许是江南的缘故,一路走来我的脑海里总是不停地蹦出诗词古文。

有以前课本里学过的,有以前考试出现、我自己背下来的,也有一些因缘相识的。这个时候,唐诗宋词仿佛化身江南雨巷的少女:当缘溪而行,当我跨过长满青苔的小桥,当新发杨柳拂面,当一只小舟静静地躺在沧浪亭外的水潭时,她就出来了。也许只是一缕秀发,也许只是一个背影,你却心想,冥冥中这是一种缘分。从嘉兴南乘高铁回上海,累困欲睡,过了虹桥站时,我忽然意识到可以把那些诗句记下来。既为缘分,我不愿它们遗失在飞驰而过的景色里。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枫桥夜泊》【唐】张继)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滁州西涧》【唐】韦应物)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题临安邸》【宋】林升)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暮江吟》【唐】白居易)

“烽火城西百尺楼,黄昏独上海风秋。更吹羌笛关山月,无那金闺万里愁。”(《从军行》【唐】王昌龄)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题都城南庄》【唐】崔护)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宋】杨万里)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清明》【唐】杜牧)

“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游园不值》【宋】叶绍翁)

“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峨眉山月歌》【唐】李白)

“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送友人》【唐】李白)

“树林阴翳,鸣声上下,游人去而禽鸟乐也。”(《醉翁亭记》【宋】欧阳修)

“林断山明竹隐墙,乱蝉衰草小池塘。翻空白鸟时时见,照水红蕖细细香。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转斜阳。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鹧鸪天》【宋】苏轼)

“唱彻《阳关》泪未干,功名馀事且加餐。浮天水送无穷树,带雨云埋一半山。今古恨,几千般,只应离合是悲欢?江头未是风波恶,别有人间行路难。”(《鹧鸪天·送人》【宋】辛弃疾)

“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无题》周恩来)

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想到这一句或那一句。也许半数应景,半数应心。

一路以来,走走停停也攒了些许照片,姑且在我还记得一二的时候把它们一一整理放在下面,以期未来。

3号下午去家乐福买些旅行用品,在赤峰路密云路交叉口等红绿灯时随手拍的。我一抬头,觉得蛮有意思:

苏州站出站后即可看到的城楼:

诚品书店附近见到的高楼(一看到它,我们就想起之前去嘉定图书馆时,看到过一座同样带有神秘感的高楼。记得那栋高楼还有一个特点——它是一个被从当中横劈开后错位摆放的立式长方体):

苏州中心的“秋裤楼”和“金鸡湖”景区(4号晚在金鸡湖附近散步):

“秋裤楼”附近的一栋住宅楼,它像另一条肥大的秋裤:

5号上午,沧浪亭。庭园、木船、古树、石台:

往观前街走时经过的一个巷子。因果巷。这名字让人琢磨:

苏州地铁。我们从苏州站出发,要赶往苏州北乘高铁到嘉兴(这个把手设计得很有心。我记得上海、北京、南京和香港的地铁上,这种柱子都是只有一根立在那里):

今天下午回上海,在复旦旁吃饭(之后他们乘北安跨回嘉定,我穿过北门回宿舍):

本次旅行的路线图(上海到苏州,苏州北到嘉兴南,嘉兴南回到上海):

一个致谢,向雨致谢。

谢谢你从绵绵到瓢泼,让清明成为清明,伴我姑苏禾城一路。

争渡争渡,我知渡在何处。

Per Aspera Ad As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