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行散记

周五,小雨;周六,晴。

昨夜 MU5358 航班由于天气原因从 20:30 延误到将近凌晨 1 点,抵达虹桥机场后,再乘出租车到校门口。夜驰在高架路上,雨水冲洗着地面,雨刷周期性地摆动。随之而来的是湿度的增大,雾气的加重和能见度的降低。司机师傅从车里掏出毛巾不断擦拭玻璃内壁。如果有首 Daily Growing 作为背景音乐,一切俨然与《龙族》中楚子航在“尼伯龙根”中的情景十分相似。

大约凌晨 4 点到校门口。

我打伞穿过校内的开阔地,接着路过同德楼和济人楼,再走过济海上的小桥一直到仰望星空,最后从嘉五路回到宿舍,雨一直在下。

跳出既定的循环、空间和时间,再回来,似乎就有了新的生活,也理应有了新的生活。这就好像大家一起玩大富翁,你掷色子跳到了“暂停一局”的地方。小时候我很讨厌“暂停一局”,因为这样就比别人落后了。现在,我常常主动地去寻找“暂停一局”,以暂时脱身出来,看看这个世界,或者向死水中引入活水。生活和世界真有意思,旅行真有意思。

离开时的航班是 FM9331。飞机从滑行到起飞有一个过程,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不断地想起 08 年第一次坐飞机时的情景。飞机起飞的那一瞬间在我心里激起一种喜悦感,是与大地脱离的激动和紧张,也是与之前的生活脱离的新鲜,仿佛打开阳台的门,室外清新又凉爽的空气涌了进来。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飞机有一段航程是沿着海岸线飞行。这时我才真真正正感受到中国的大。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四百七十万平方公里的领海,从数字转化成眼前舷窗外的一块又一块,像拼图一样。

想起柴静的演讲中提到温家宝的一句话:中国大地上的事情是无穷无尽的,不要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要执着。我看见高速公路像遍布全身的血管一样纵横交错,也看见海岸线蜿蜒曲折,巨大的悬索桥在高空上看也只是像一把尺子搭在两本书之间。与这一切宏大的事物相比,自己的事情又有什么是坚持不了的呢?有什么是不能执着下去的呢?

很多东西没法感同身受,唯有经历方可懂得。比如北回归线附近真的热,或者深圳是一座很神奇的城市,去过的所有公厕都提供手纸。

旅途中间断断续续读完了《猎豹》。哈利是好样的,只是每一次破案都让他直抵人性邪恶残忍的地方。他救了萝凯和卡雅,却离开了她们。

“雪人”和“白马王子”的初始作案动机都会是仇恨,之后一步一步走向心理变态。他们是悲剧,被他们杀害的人也是悲剧。每个人都有恶的一面,包括哈利,也包括我。

只是我们始终用这恶的一面去守护我们认为美好的东西。也不能说是始终,也有过动摇,可坚持的意义不会因为动摇而消失,人心有种强大的力量,超过了善恶的定义。所以奥特曼总是胸前闪两下后还能站起来,哈利波特受过阿瓦达索命咒还能活着。

哈利会好起来,然后回到卡雅身旁。卡翠娜也是个好女人。

我希望他能好起来,然后就像美好故事里那样,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离开香港飞回挪威,出现在等待他的人面前。

还是那句话,我们必须做出选择,然后前进,或者后退;我们终将尝其果实,或付出代价。苦乐皆我所愿。

凌晨 4 点半,冲个澡后终于能够带着疲惫感睡去。外边的雨已经不下了,第二天会是晴天吧。

Per Aspera Ad As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