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七日

“我不是复仇主义者,我无意于把日本军国主义欠下我们的血债写在日本人民的账上。但是,我相信,忘记过去的苦难可能招致未来的灾祸。“(梅汝璈)

已经是22:05分了。早晨我知道今天是7月7日,就像知道昨天是7月6日一样。
现在我才知道今天是7月7日,和昨天是7月6日不一样。
有些心虚和惭愧。
在哪里听到一句话:我们从历史中学到的教训就是我们从历史中什么也没有学到。
七七事变。七十九年。
光荣可以每十年一大庆每五年一小庆,但是苦难不可以。
不可以因为七十九不是个可以被五整除的数就得过且过,因为从来没有一场专门挑选在被五整除的年份发起的战争。

这是我在上海待的第二年。
有一天去吃晚饭,
路上我看到路左侧仿欧式的建筑和湖里可以自动播放音乐的喷泉。
还有路前方茂盛的棕榈树。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
1937年11月12日,上海沦陷。

2016年7月7日,这里祥和而宁静。
路左侧是仿欧式的建筑和湖里可以自动播放音乐的喷泉。
路前方是茂盛的棕榈树。

战争是会死人的。
他们的死换来了我们的生,道理是如此简单。
那么,
但愿在忘却的救主到来之前,我们没有忘记他们。

Per Aspera Ad As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