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七日

不可以因为七十九不是个可以被五整除的数就得过且过,因为从来没有一场专门挑选在被五整除的年份发起的战争…

Read more

老南和空间几何

想起蔡元培先生就职北大校长时,曾有一演说。老南不在那么高的位置,却也在偏居一隅的高中里守护着理想主义的余晖…

Read more

父亲和招待所

或许就因为那一点一滴的积累和朴实,未来某一天的消沉将不再可怕,而正常的努力会造就巨大的成功…

Read more

论教育

如果用会不会爬树的能力评判一只鱼,它会终其一生以为自己愚蠢…

Read more

人迹杳,板桥霜

人迹渐杳,板桥重霜。旧的土地不再属于我们这些出访新大陆的使者。但你总知道来时的路和太阳升起的方向…

Read more